警钟 | 10亿元招投标项目背后的巨额利益输送
发布时间:2020-09-17 浏览次数: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9-17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杨雅玲

  10.9亿元的项目,三方勾结、未招先定、想方设法围标串标……近日,湖南省益阳市纪委监委联合公安部门,严肃查处沅江市旱改水项目招投标违法犯罪案。

  随着22名涉案人员被立案并采取强制措施、4名公职人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10亿元招投标项目的瓜分内幕逐渐暴露在人们眼前。

  三方勾结“私人订制”

  面积4万余亩、应付社会投资方10.9亿余元……在涉案人龚秋桂、熊剑波眼中,沅江市2016年旱改水项目就是一块可肆意瓜分的“大蛋糕”。

  2016年3月,时任沅江市国土资源局党组书记、局长龚秋桂将副局长熊剑波叫到办公室。“他跟我讲,根据上级安排要实施旱地改水田项目,沅江市国土资源局作为业主方将准备遴选一个代理公司开展招投标工作。”熊剑波回忆说。

  项目金额超过10亿元,按要求,遴选代理公司必须通过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了解到龚秋桂尚无属意的公司,熊剑波便向他推荐了沅江市某代理公司的李某。

  但龚秋桂关心的不是这个公司是否具备相关资质,而是“这个公司可不可靠、听不听招呼”。

  “您放心,他之前做过局里项目,做事比较‘稳当’,也懂‘配合’。”在熊剑波极力推荐下,李某获得了代理旱改水项目招投标的资格。

  李某坦言:“按行规,只要业主方不给别的代理公司承诺,其他公司一般不会掺和进来。”但代理公司招标须至少两家公司报名才行,他便花2000元找到一家同样具备资质的代理公司,借用该公司资质报名,以围标方式取得了代理资格。

  代理公司定了,但如何确保业主方的招投标“意图”全部实现,还有别的“门道”要走。

  “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发生了串通投标行为。”办案人员介绍,项目刚启动,龚秋桂就根据企业老板请托,内定了包括其堂舅子戴某明在内的4个老板,计划分4个标段。

  做贼心虚的龚秋桂很快又改变了主意,将标段增加到了5个。“如果4个标段都有意向公司,很多想搞这个项目的本地老板会告状。多搞一个标段给他们去争,能避免我们控制的嫌疑。”

  为排除竞争者、提高内定公司中标几率,招投标工作启动后,龚秋桂等人违规设置条件,打造“私人订制”版招投标资格。

  “制定招标文件时,龚秋桂要求代理机构以其中一家内定公司在某地做旱改水项目的合同文本为参考,邀请内定公司老板参加相关会议,反复修改报名条件。”据办案人员介绍,龚秋桂还刻意抬高招标门槛,要求投标人除缴纳保证金外,还须缴纳每个标段数百万元的投标响应金,多的达420万元。“这样一来,就会有很多公司因短时间内筹集不了这么多资金,而放弃参与投标。”

  为了让意向单位中标,龚秋桂等人还想了不少对策。“为了减少报名公司,我们设置只接受现场报名,同时安排沅江市国土资源局和招标代理机构工作人员在报名现场设置障碍,比如故意迟到、早退、经常离岗,或者故意透露‘这次投标有几家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其他人很难中标’的信息,为的是让其他公司知难而退。”

  龚秋桂等人机关算尽,可还是有一些内定以外的公司成功报了名。怎么办?

  “直接表明已经组织几家公司进行围标,你是中不了标的,以付‘茶水费’补偿等方式,威逼利诱他们退出,是内定老板惯用的手段。”办案人员介绍,四标内定中标人益阳金沅农业公司与其他报名公司谈判,付给其他报名公司数百万元。整个旱改水项目中,内定老板共劝退6家竞争对手。

  通过多方串通运作,各标段内定老板均组织了3家以上公司进行围标。龚秋桂、熊剑波甚至直接出面给其他公司打招呼,帮助内定老板进行围标。

  到了最后的实际竞标阶段,各标段只剩下了内定中标公司和陪标公司,参与围标的几家公司投标报价都由内定公司老板定,进场交易、专家评标只是走过场,中标结果早已分晓。

  “亿元局长”疯狂敛财

  因案发时家庭财产和支出近亿元,龚秋桂被当地群众称为“亿元局长”。亿元财产从何而来?

  经查,2004年至2019年,龚秋桂在担任沅江市城建投公司总经理、住建局局长、国土资源局局长期间,通过违规插手工程项目、违规从事营利活动、民间借贷等方式大肆捞钱。

  制定旱改水项目方案之初,龚秋桂就想安排自己的堂舅子戴某明中标,以便自己从中谋利。成功帮助戴某明实际控制的泰和农业公司中标后,在未出资和参与具体经营管理的情况下,龚秋桂以项目利润分红的名义,收受戴某明1500余万元。他还先后三次借给戴某明及其关联公司660万元,收取利息155.7万元。

  内定老板段某组织湖南久裕公司、长沙世范农业公司等三家公司参与围标时,内定第一中标人湖南久裕公司因错填报价放弃中标,龚秋桂接受段某请托,不再重新招标,确定由第二名段某实际控制的长沙世范农业公司顺延中标。

  在得到龚秋桂帮助后,段某安排戴某明实际控制的中旺景观公司总承包了二标施工,通过多付工程款的方式向龚秋桂行贿300万元。

  而熊剑波在帮助袁某、陈某清等人中标四标项目后,由其本人出资10万元、侄子熊某出资30万元,以熊某名义入股四标项目公司,获得项目利润分红100万元,其中涉嫌干股受贿22.9万元。

  10亿元的招投标项目看似一切顺利地进行,背后实则是巨额利益的输送。

  龚秋桂、熊剑波与不法企业老板精心谋划做局,全过程掌控招投标。“无利不起早,龚秋桂、熊剑波等人如此煞费苦心让意向单位中标,实际上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办案人员分析。

  “2015年后,几次提拔受阻,心里不是滋味。提拔无望,很快就要退居二线了,就更加变得疯狂贪财了。”熊剑波在忏悔书中袒露心迹。

  为逃避监管和查处,龚秋桂想尽办法隐匿财产,将多套房屋和门面落户自己父母及亲戚名下,以他人名义持有4家非上市公司的股份。

  被留置前,龚秋桂多次与人分析形势、商量对策,要求隐瞒其在项目中入股分红、获取利润情况,并转移家里的借据、账本、收受的贵重物品等,将与有关公司经济往来的银行资料、账目凭证等进行删除和处理,销毁转移大量证据。

  办案人员说:“龚秋桂还多次组织模拟审讯实战演练,统一口径。有关人员向他表忠心,不论怎样都不会说。”面对调查,二标老板段某到案8个多月时间拒不开口,段某的弟弟段三某案发后潜逃,不使用手机、银行卡、身份证,不与家人联系,妄想以此躲过抓捕。

  “5个标段涉及23家企业,沅江旱改水项目串通投标案涉案金额巨大,案情复杂,斗争激烈。”益阳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市纪委监委调动安化县和沅江市纪委监委的办案力量,与赫山公安分局组建联合专案组,启动互涉案件联查联办机制。

  “我们询问讯问相关人员300余人次,依法使用十多项调查措施,对22人立案并采取强制措施。”办案人员介绍,专案组在益阳市纪委监委主导下实行统一调度指挥,加强各工作组之间的横向沟通、信息共享、行动统筹,形成“大兵团”作战,大大提高了办案效率。

  龚秋桂、戴某明等主要涉案对象想方设法逃避调查,给取证带来了困难。为破解难题,专案组进行大数据分析,终于在一笔资金转账时发现疑点。

  “我们最终找到违法资金去向,掌握了龚秋桂参与旱改水项目串通投标的重要证据。”办案人员说,通过深入龚秋桂曾任职的沅江市城投公司、住建局和国土资源局,梳理其任职以来的所有项目资料,其违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同时,专案组加大对龚秋桂的谈话力度,摆事实、讲纪法,让其重温入党誓词,龚秋桂的心理防线最终被撕开,承认了单笔受贿1583万元的犯罪事实。

  查找病根对症下药

  旨在通过公开公平的市场竞争来提高投资效益的公开招投标,在沅江市2016年旱改水项目中形同虚设。对权力运行缺乏监督和制约、制度空转是导致案件发生的重要原因。

  “实际运行中,项目建设单位在招投标中处于绝对强势地位,掌握充分信息,控制着招标的节奏。”益阳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分析,一些潜规则大行其道,从表面上看似在公开招投标,暗地里围绕项目建设单位的意图转,招标代理机构作为中介不“中立”,甘愿充当落实项目建设单位意图的“白手套”。这为龚秋桂等人提供了权力寻租、以项目谋私的空间。

  据益阳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原沅江市国土资源局作为项目建设单位,掌握充分信息、控制着招投标的节奏,但其内部监督约束缺失,特别是龚秋桂作为党组书记、局长,不仅没有履行全面从严治党第一责任人职责,还带头违纪违法,违规插手干预工程项目建设,在单位搞“一言堂”,上行下效,副局长熊剑波等人共同参与其中,带坏了风气,破坏了政治生态。

  “沅江市委、市政府履行全面从严治党政治责任不力,对沅江市国土资源局监督管理失之于宽松软,对重大项目、重大招投标活动监督把关不到位。”益阳市纪委监委发出廉情通报提醒函督促整改。

  从项目建设单位、招标代理机构到企业老板,从内定中标人、违规设置招标条件到组织围标串标等,这些违规违法行为之所以畅通无阻,与相关职能部门履职不到位、行政监管缺失密切相关。

  根据招投标法,监管职责分散在发改和住建、交通、水利等多个部门,制度设计上存在同体监督的问题,部门之间沟通协作不够,监督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办案人员介绍:“对招标代理机构监管缺少有效措施,特别是对如何防止代理机构在开标前就‘跑风漏气’,为不法企业‘穿针引线’的办法还不多。”

  以案为戒、以案促改。今年8月,湖南省纪委监委公开通报沅江市2016年旱改水项目招投标违法犯罪典型案件。针对该案暴露出的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领域突出问题,益阳市纪委监委向沅江市委书记下发廉情通报提醒函,督促沅江市委深入查摆问题,认真研究整改措施,全面开展以案促改。目前,沅江市正在积极开展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在重点整治住建、交通、水利行业领域的基础上,新增国土工程项目作为整治重点。